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滚滚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茬小银钩。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滾滾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茬小銀鉤。
mò mò qīng hán shàng xiǎo lóu , xiǎo yīn wú lài sì qióng qiū , dàn yān gǔn gǔn huà píng yōu 。
zì zài fēi huā qīng sì mèng , wú biān sī yǔ xì rú chóu , bǎo lián xián chá xiǎo yín gōu 。
鉴赏
【注释】 穷秋:指秋尽。

【鉴赏一】 1、《浣溪沙》这首词上下两片,上片写室内,下片写室外,情景交融,耐人寻味。上片首两句点出人物、地点和时间。先写她无言独上小楼,但觉轻寒袭人。次句紧接写登楼后的感受是阴沉湿冷,竟然不似春晓,却与清冷的秋晨差不多。本来,春寒料峭,早晚更甚。“无赖”不仅形容天气的不如人意,其中也包括她那百无聊赖的心情。“淡烟”句以画屏概括小楼环境,一“幽”字不仅形容那画屏上的山水烟霞,而且也与人物的心理状态十分协调,将一片愁心寄予山水之间。

2、下片首两句以飞花和细雨形容梦和愁。花谢花飞,随风飘扬,给人以闲散而无牵挂的印象。“自在”两字比喻飞花极为贴切生动,而飞花的飘荡无定又使人联想起那虚幻变化的迷梦,同样都是难于捉摸、十分空灵。“丝雨”是说小雨蒙蒙,一片迷离景象,正如闲愁那样无边无际。至于是因为见雨而生愁,还是由于愁闷而厌烦那沾湿流光的细雨,这恐怕只有凭阑人自己才能知道了。末句是倒装句,应该放在“自在”两句之前,上接“画屏幽”而来。帘外所见,勾起了她的幽 怨,从飞花和丝雨到梦和愁,可以说是由实到虚,而说梦似花、愁如雨,则又是由虚到实,是写景而又同时在抒情,给人的印象是迷离而耐人寻味的。

每一次春来,就是一次伤春的体验。词人之心,很早就发出了“为问新愁,何事年年有”的愁怨。然而他们的命运也往往是一年年地品尝春愁。《浣溪沙》抒写的是淡淡的春愁。它以轻淡的色笔、白描的手法,十分熨贴地写出了环境氛围,即把那一腔淡淡的哀怨变为具体可感的艺术形象渗透出来,表情深婉、幽缈。“一片自然风景就是一种心情”。索漠轻寒中袅袅而升的是主人公那轻轻的寂寞和百无聊赖的闲愁。即景生情,因情生景,情恰能称景,景也恰能传情,这便是词作的境界。

词的起调很轻,很淡,而于轻淡中带着秦观极为纤细锐敏的一种心灵上的感受。漠漠轻寒,似雾如烟,以“漠漠”二字状漫弥而上小楼的轻寒,一下子给春寒萧索的清晨带来寥廓冷落的气氛。与“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意蕴相似,而情调之婉妙幽微过之。不说人愁,但云“漠漠轻寒上小楼”。回味“上”字,那淡淡愁思,不是正随这薄薄春寒无声无息地在人的心头轻轻漾起?仅词的首句,就为全词烘托出一个色调凄清的景。紧接着加上“晓阴无赖似穷秋”,在凄清的背景上涂抹一层暗淡的色彩。无赖,令人讨厌,无可奈何的憎语。时届暮春,却感到竟像深秋那样的寒冷,原来这是一个春阴的早晨。春阴寒薄,不能不使人感到抑闷无聊。然而词人不说心情之无聊,却咒晓阴之无赖,进一层渲染了气氛之寂寞凄寒。主人公也许刚刚从梦中醒来,睡眼惺忪,室内画屏闲展:淡淡的烟霭,轻轻的流水。在周围阴氛的罩笼下,幽迷淡远。凝神恍惚中,他仿佛消失在清迷幽幽的画景之中,又仿佛还依回于渺茫、流动的梦境之中。这种主观幻觉,正是由于幽迷宁静的氛围与主人公此时此刻心境的浑然一体所致。是情与景融、意与境浑的佳句。

下片开始转入对春愁的正面描写。不期然而然中,他的视线移向了窗外:飞花袅袅,飘忽不定,迷离惝恍;细雨如丝,迷迷蒙蒙,迷漫无际。见飞花之飘缈,不禁忆起残梦之无凭,心中顿时悠起的是细雨蒙蒙般茫无边际的愁绪。秦观在这里用了两个奇特的比喻:“飞花”之“轻”似“梦”、“丝雨”之“细”如“愁”。之为奇特,不仅于其喻体和喻指的恰当而新奇上,更在其一反常式,而以抽象的情感喻具体的物象,是飞花似梦,是细雨如愁。本写春梦之无凭与愁绪之无际,却透过窗户摄景着笔于远处的飞花细雨,将情感距离故意推远,越发感生出一种飘缈朦胧、不即不离之美。亦景亦情而柔婉曲折,是“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诗人秦观玉屑》卷二十一引晁无咎语)的佳例。词人将“梦”与“愁”这种抽象的情感编织在“飞花”、“丝雨”交织的自然画面之中。这种现象,约翰•鲁斯金称为“感情误置”,而这在中国尊宝娱乐中则为司空见惯。如“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诗人秦观们心中存有一种感情,移情入景,便往往设想自然也带着这份感情。“以我观物,而物皆著我之色彩”。“自在飞花”,无情无思,格外惹人恼恨,而反衬梦之有情有思。丝丝细雨,已足生愁,更况其无止无歇总是下个不停呢!体味这无边的飞花细雨,仿佛我们也感受到了那轻轻的寂寞和淡淡的哀愁。最后,词以“宝帘闲挂小银钩”作结,尤觉摇曳多姿。细推词脉,此句应为过片之倒装句。沉迷于一时之幻境,不经意中瞥向已经挂起的窗帘外面,飞花丝雨映入眼帘,这便引出“自在”二句之文。而在结构艺术上,词人作如是倒装,使得词之上、下片对称工整,显得精巧别致,极富回环变化的结构之美。同时,也进一步唤醒全篇,使帘外的种种愁境,帘内的愁人更为分明,不言愁而愁自现。《续编草堂诗余》曰:“后叠精研,夺南唐席。”正是对此章法技巧的高度评赞。句中“闲”字,本是形容物态,而读者返观全篇,知此正是全词感情基调──百无聊赖的情感意绪。作为红线贯串打通全词,一气运转,跌宕昭彰。张炎说:“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词源》卷下)试观此作,谁谓不然?

《浣溪沙》以柔婉曲折之笔,写一种淡淡的闲愁。在生活中,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一份闲愁。不知何时何处,它即从你心底无端地升起,说不清也拂不去,令人寂寞难耐。词人们又总是能更敏锐地感受到它,捕捉住它,并流诸笔底。而此时,又必然会渗透进他们对时世人生的独特感受。冯延巳的《鹊踏枝》写出了人人心中皆有的这般闲情,却也包蕴着一种由时代氛围所酿成的说不清、排不开的愁绪。“古之伤心人也”的秦观,年少丧父,仕途抑塞,于新旧党迭为消长之际,一再受到排抑,满腹满腔人生的遭际感慨,泛化为一种凄怨感伤的心境意绪而弥漫于词作之中,呈现出含蓄蕴藉、窈深幽约之美。《浣溪沙》曲折传情而凄清婉美,《词则大雅集》卷二称“宛转幽怨,温韦嫡派”。作为婉约派词人,他正是远祖温韦,近承晏柳,融各家所长为一体,成其细腻含蓄而又凄怨感伤之风格,吟唱出较“花间”、“尊前”更为绸缪凄婉的角声,别具一番魅力。(林家英、陈桥生) 【鉴赏二】 这是一首写早春晨景的词,“漠漠轻寒”是秦观的感受,渲染了楼上孤寂的气氛。接着句句写景,最后一句,写飞花似梦,细雨如愁,秦观巧用反比,以情喻景,借景写情,此时诗境之中,情景浑然玉成,臻至一个情景高度统一的意境整体。《浣溪沙》这首词以轻浅的色调、幽渺的意境,描绘一个女子春阴的怀抱里所生发的淡淡哀愁和轻轻寂寞。全词意境怅静悠闲,含蓄有味,令人回味无穷,一咏三叹。

“漠漠轻寒上小楼”起调很轻,恍如风送清歌,悠然而来,让人不知不觉中入境。漠漠者,弥漫、轻淡也。李白《菩萨蛮》云:“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韩愈《同水部张员外曲江春游寄白二十二舍人》诗云:“漠漠轻阴晚自开,青天白日映楼台。”皆其意。轻寒者,薄寒也,有别于严寒和料峭春寒。无边的薄薄春寒无声无息地侵入了小楼,这是通过居住楼中的人物感受写出来的,故词虽未正面写人,而人宛然兹。时届暮春,冷从何来呢?“晓阴无赖似穷秋。”原来是一大早起来就阴霾不开,所以天气冷得象秋天一般。穷秋者,九月也。南朝鲍照《白歌》云:“穷秋九月荷叶黄,北风驱雁天雨霜。”唐人韩偓《惜春》诗亦云:“节过清明却似秋。”词境似之。春阴寒薄,不能不使人感到抑郁,因诅咒之曰“无赖”。无赖者,令人讨厌、无可奈何之憎语也。

南朝徐陵《乌栖曲》云:“唯憎无赖汝南鸡,天河未落犹争啼。”以无赖喻节序,亦见于杜甫诗,如《绝句漫兴九首》之一云:“无赖春色到江亭。”《浣溪沙》云景色“无赖”,正是人物心情无聊之反映。“小楼”,“晓阴”,时间地点写景和抒情中自然而然地交代得清清楚楚。接下来“淡烟流水画屏幽”一句,则专写室内之景。词人枯坐小楼,畏寒不出,举目四顾,唯见画屏上一幅《淡烟流水图》,迷蒙淡远。楼外天色阴沉,室内光景清幽,于是一股淡淡的春愁很自然地流露出来。

从前片意脉来看,主人公小楼中坐久,不堪寂寞,于是出而眺望外景。过片“自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写望中所见所感,境界略近唐人崔橹《过华清宫》诗所写的”湿云如梦雨如尘“。此处秦观以纤细的笔触把不可捉摸的情绪描绘为清幽可感的艺术境界。今人沈祖棼《宋词赏析》分析这两句时,说:”它的奇,可以分两层说。第一,‘飞花’和‘梦’,‘丝雨’和‘愁’,本来不相类似,无从类比。但词人却发现了它们之间有‘轻’和‘细’这两个共同点,就将四样原来毫不相干的东西联成两组,构成了既恰当又新奇的比喻。第二,一般的比喻,都是以具体的事物去形容抽象的事物,或者说,以容易捉摸的事物去比譬难以捉摸的事物。……但词人这里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不说梦似飞花,愁如丝雨,而说飞花似梦,丝雨如愁,也同样很新奇。“确如此言,这两句用语奇绝,特别具有一种音乐美、诗意美和画境美。

《浣溪沙》构思精巧,意境优美,犹如一件精致小巧的艺术品。秦观善于借助于气氛的渲染和环境的烘托,展现人物复杂、细腻的心灵世界,从而使读者通过环境和心灵的契合,情与景的交融,体味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浣溪沙》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尊宝娱乐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共1条评论(发表您的评论):
大地微尘 2015-09-04 09:57 淡烟流水画屏幽,宝帘闲挂小银钩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

    秦观的其他作品鉴赏
  1. 八六子(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剗尽还生)
  2. 长相思(铁瓮城高,蒜山渡阔,干云十二层楼)
  3. 春日五首(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参差)
  4. 点绛唇(醉漾轻舟,信流引到花深处)
  5. 调笑令(恋恋, 楼中燕)
  6. 调笑令(柳岸, 水清浅)
  7. 调笑令(辇路, 江枫古)
  8. 调笑令(心素, 与谁语)
  9. 蝶恋花(晓日窥轩双燕语, 似与佳人)
  10. 风流子(东风吹碧草)
  11. 好事近(春路雨添花, 花动一山春色)
  12. 河传(恨眉醉眼, 甚轻轻觑者, 神魂迷乱)
  13. 画堂春 本意(东风吹柳日初长, 雨余芳草斜阳)
  14. 减字木兰花(天涯旧恨,独自凄凉人不问)
  15. 江城子(南来飞燕北归鸿)
    其他同名作品鉴赏
  1. 浣溪沙(旋抹红妆看使君,三三五五棘篱门,相排踏破倩罗裙)
  2.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 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熏,使君原是此中人)
  3. 浣溪沙(五两竿头风欲平)
  4. 浣溪沙(春到青门柳色黄, 一梢红杏出低墙)
  5.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欲寻陈迹怅人非)
  6. 浣溪沙(醉忆春山独倚楼, 远山回合暮云收)
  7. 浣溪沙(风压轻云贴水飞, 乍晴池馆燕争泥)
  8.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金炉次第添香兽)
  9. 浣溪沙(转烛飘蓬一梦归, 欲寻陈迹怅人非, 天教心愿与身违)
  10. 浣溪沙(蓼岸风多橘柚香)
  11. 浣溪沙(惆怅梦余山月斜, 孤灯照壁背窗纱, 小楼高阁谢娘家)
  12. 浣溪沙(绿树藏莺莺正啼, 柳丝斜拂白铜堤, 弄珠江上草萋萋)
  13. 浣溪沙(清晓妆成寒食天, 柳球斜袅间花钿, 卷帘直出画堂前)
  14. 浣溪沙(夜夜相思更漏残, 伤心明月凭栏干, 想君思我锦衾寒)
  15. 浣溪沙(欲上秋千四体慵, 拟教人送又心松, 画堂帘幕月明风)
    同朝代其他作品鉴赏
  1. 武夷茶歌(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冰微开)
  2. 九曲棹歌(武夷山上有仙灵,山下寒流曲曲清)
  3. 剑门道中遇微雨(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
  4. 江上渔者(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
  5. 梅花(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6. 梅花(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7.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8. 登飞来峰(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9. 乌江(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10. 泊船瓜洲(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11. 春日(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12. 游山西村(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13. 春日偶成(云淡风轻过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14. 春宵(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15. 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
  16. 愍儒坑(智力区区不为身,欲将何物助强秦)
  17. 孤桐(天质自森森,孤高几百寻)
  18. 兼并(三代子百姓,公私无异财)
  19. 商鞅(自古驱民在信诚,一言为重百金轻)
  20. 元日(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21. 赤日炎炎似火烧(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
  22. 蚕妇(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
  23. 陶者(陶尽门前土,屋上无片瓦)
  24. 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25.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26. 声声慢(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27. 假山拟宛陵先生体(叠石作小山,埋瓮作小潭)
  28. 登池州翠微亭诗(经年尘土满征衣,特特寻芳上翠微)
  29. 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
  30. 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