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入洪炉不厌频,精真那计受纤尘?

苏门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诗百态新?
金入洪爐不厭頻,精真那計受纖塵?

蘇門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詩百態新?
jīn rù hóng lú bù yàn pín , jīng zhēn nà jì shòu xiān chén ?

sū mén guǒ yǒu zhōng chén zài , kěn fàng pō shī bǎi tài xīn ?
鉴赏
该诗就苏轼尊宝娱乐而发,人们通常认为,前两句褒扬苏诗,以真金相许,说是真金不怕火炼,完美的苏诗经得起考验,不怕纤尘的侵袭。这种理解只能是就苏诗佳作而言,元好问对苏轼评价很高,当然会承认苏诗中有真金存在,但从全诗来看,《论诗三十首》这首诗是就苏诗整体或“百态新”那一部分而言的,因此,这样理解既与末句的批评相龃龉,又与元好问对苏诗总的态度相左。元好问认为,苏诗有些美中不足,如“奇外无奇更出奇”、“俳谐怒骂岂诗宜”(《论诗三十首》),“诗至于子瞻,而且有不能近古之恨”(卷三十六《东坡诗雅引》)等。据此,他不可能把全部苏诗比喻成毫无杂质的真金。古今各家解释,似乎只有陈湛铨先生《元好问论诗绝句讲疏》最贴近原意,他指出,“精真那计受纤尘”的“计”字,应依另一版本作“许”字,并解释道:“金入洪炉不厌频,喻诗贵锻炼,愈炼乃愈工,嫌坡诗得之太易也。精真那许受纤尘,谓佳制应无疵累,要须使人无懈可击也。”⑤如此解释,其窒碍则涣然冰释,其含义则豁然贯通。

该诗后两句有两种对立的解释。查慎行《初白庵诗评》以为是指责“苏门诸君,无一人能继嫡派”,把“坡诗百态新”看成是值得继承和弘扬的优点,这是不晓遗山诗论之误,已无须费辞。潘德舆《养一斋诗话》卷一认为该诗“明言苏门无忠直之言,故致坡诗竟出新态”,对“坡诗百态新”持贬抑态度。今人多持此说,认为元好问在肯定的基础上对苏诗又有些微辞。但这种解释尚隔一层。问题在于,它忽视了对“苏门果有忠臣在”一句的细致考察,将“苏门”简单地理解为“苏门四学士”或“苏门六君子”等人,而他们从未自许为苏门忠臣后人有无此说,也不见记载,那么,“苏门果有忠臣在”的“果”字又从何而来、落在何处呢?它分明是反驳“苏门忠臣”的语气,我们不可不察。

考之文献,元好问这一句实际上确有所指,当时有人公然以“苏门忠臣”自居。王若虚《滹南遗老集》卷三十一《著述辨惑》有如下一段记载:前人以杜预、颜师古为丘明、孟坚忠臣,近世赵尧卿、文伯起之于东坡,亦以此自任。予谓臣之事主,美则归之,过则正之,所以为忠。观四子之所发明补益,信有功矣,然至其失处,亦往往护讳,曲为之说,恐未免妾妇之忠也。

这里暂且不论杜预、颜师古,也不论赵尧卿(因无文献可征),单就文伯起而言,诚如王若虚所说,确非东坡忠臣。文伯起名商,蔡州人,年辈早于元好问,大定二十年(1186)王寂贬官蔡州,与他相识,有人说他“博学高才”(《拙轩集》卷六《与文伯起书》),明昌五年(1194)受王寂推荐,任国子教授、迁登仕郎。生平散见《金史·章宗本纪》和《拙轩集》。著有《小雪堂诗话》。张伯伟教授根据有关文献推断《小雪堂诗话》是专论东坡尊宝娱乐的著作⑥,很有道理,只是该书早已失传,如何品评东坡,已不得其详。《滹南诗话》卷中征引文伯起论东坡以诗为词之言,“先生虑其不幸而溺于彼,故援而止之,特立新意,寓以诗人元好问句法”,此论实出自南宋汤衡为张孝祥词所作的《张紫微雅词序》,文伯起悄悄地化为己有,居然瞒过了博学的王若虚,他无疑赞同此论的。这种观点拨高了苏词的自觉意识,忽视了苏词的游戏性质,不够允当。他的尊宝娱乐已经失传,据王寂说,他“善用强韵,往复愈工”(《拙轩集》卷二),大概走的是东坡新奇一路,就此而论,他就不是苏门忠臣。

元好问无疑知道文伯起的这种言论。他在《东坡乐府集选引》中就提到过《小雪堂诗话》(卷三十六)。“苏门果有忠臣在”正是就此而发,不过,他的批评与王若虚略有差别,侧重批评苏门“忠臣”们“肯放坡诗百态新”。《小雪堂诗话》收录了一些元好问认为是“他人所作”的东坡词,数量多达五六十首,其中就有元好问认为“鄙俚浅近,叫呼衔鬻”、“极害义理”、绝非东坡所作的《沁园春》(孤馆灯青)词(卷三十六《东坡乐府集选引》)。据此推测,这部具有“妾妇之忠”性质的《小雪堂诗话》对苏诗也不可能进行元好问心目中的去伪存真的整理工作,而是任其“百态新”,不加以“纠正”,这自然不为元好问所赞许,因之文伯起也就不是苏门忠臣。事实上,依据他的标准,在所有研习东坡的文人中根本就没有“忠臣”。于是,他后来亲自出马,编选东坡尊宝娱乐,将东坡诗中的“杂体”部分剔除掉,将“近古”、“近风雅”的部分单列出来,编成东坡诗雅目录(卷三十六《东坡诗雅引》)。清人汪由敦颂扬此举“力挽新奇归大雅,苏门谁复是忠臣”⑦。但是,元好问弄此苏诗“雅本”,就真的是“苏门忠臣”了吗?他或许避免了“妾妇之忠”,却损失了部分苏门家产,经他之手,倒出去的恐怕不仅仅是污水。
(小提示:如果您想查询《论诗三十首》相关诗句的上一句或者下一句是什么,可以在页面右上角的“尊宝娱乐检索”中输入您要查询的诗句,回车即可查到该诗句的上句或下句。注意上半句和下半句输入时不要留有空格和标点符号!)
评论:
昵称 网站
全字解析
在线新华字典 »

    元好问的其他作品鉴赏
  1. 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惨澹龙蛇日斗争,干戈直欲尽生灵)
  2. 摸鱼儿(问人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是中更有痴儿女)
  3. 岐阳三首(百二关河草不横, 十年戎马暗秦京)
  4. 水调歌头(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
  5. 同儿辈赋未开海棠(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
  6. 鹧鸪天(只近浮名不近情, 且看不饮更何成)
  7. 骤雨打新荷(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
  8. 水调歌头 少室玉华谷月夕,与希颜钦叔饮,(刘几伯寿也)
  9. 水调歌头 与李长源游龙门(滩声荡高壁,秋气静云林)
  10. 水调歌头 缑山夜歌(石坛洗秋露,乔木拥苍烟)
  11. 水调歌头 庚辰六月,游玉华谷,回过少姨庙(中语,为之赋仙人词,今载於此)
  12. 水调歌头 赋德新王丈玉溪,溪在嵩前费庄,(空蒙玉华晓,潇洒石淙秋)
  13. 水调歌头(赋三门津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
  14. 水调歌头 长源被放,西归长安,过予内乡,(诗见及,因为赋此相思一尊酒,今日尽君欢)
  15. 水调歌头 史馆夜直(形神自相语,咄诺汝来前)
    其他同名作品鉴赏
  1. 论诗三十首(池塘春草谢家春, 万古千秋五字新)
  2. 论诗三十首(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3. 论诗三十首(汉谣魏什久纷纭,正体无人与细论)
  4. 论诗三十首(慷慨歌谣绝不传,穹庐一曲本天然)
  5. 论诗三十首(万古文章有坦途,纵横谁似玉川卢? 真书不入今人眼,儿辈从教鬼画符)
  6. 论诗三十首(切切秋虫万古情,灯前山鬼泪纵横)
  7. 论诗三十首(万古幽人在涧阿,百年孤愤竟如何? 无人说与天随子,春草输赢较几多)
  8. 论诗三十首(谢客风容映古今,发源谁似柳州深? 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9. 论诗三十首(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酬无复见前贤)
  10. 论诗三十首(曲学虚荒小说欺,俳谐怒骂岂诗宜? 今人合笑古人拙,除却雅言都不知)
  11. 论诗三十首(乱后玄都失故基,看花诗在只堪悲)
  12. 论诗三十首(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
  13. 论诗三十首(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
  14. 论诗三十首(邺下风流在晋多,壮怀犹见缺壶歌)
  15. 论诗三十首(纵横诗笔见高情,何物能浇块垒平)
    同朝代其他作品鉴赏
  1. 鹧鸪天(秀樾横塘十里香, 水花晚色静年芳)
  2. 青玉案(红莎绿蒻春风饼, 趁梅驿,来云岭, 紫桂岩空琼窦冷)
  3. 望海潮(云协天堑,金汤地险, 名藩自古皋兰)
  4. 江城子(东园牡丹盛开,二三子邀余饮花下)
  5. 江城子(季春五日有感而作,歌以自适也)
  6. 蝶恋花(鹈鷞[1]一声春已晓, 蝴蝶双飞,暖日明花草)
  7. 满江红(雨后荒园,群卉尽,律残无射)
  8. 蝶恋花(几股湘江龙骨瘦, 巧样翻腾,叠作湘波皱)
  9. 鹧鸪天(雪照山城玉指寒, 一声羌管怨楼闲)
  10. 朝中措(襄阳古道灞陵桥,诗兴与秋高)
  11. 水龙吟(短衣匹马清秋,惯曾射虎南山下)
  12. 春从天上来(小序:会宁府遇老姬,善鼓瑟)
  13. 人月圆(南朝千古伤心事,犹唱后庭花)
  14. 诉衷情(夜寒茅店不成眠)
  15. 迎春乐(宝幡彩胜堆金缕,双燕钗头舞)
  16. 大江东去(秋光一片,问苍苍桂影,其中何物)
  17. 望海潮(地雄河岳,疆分韩晋, 潼关高压秦头)
  18. 九华山天台峰新晴晓望(一莲峰簇万花红,百里春阴涤晓风)
  19. 春日(北洹春事休嗟晚,三月尚寒花信风)
  20. 和高子文秋兴(沙碧平犹涨,霜红粉已多)
  21. 和高子文秋兴(摇落山城暮,栖迟客馆幽)
  22. 题平辽碑(十丈丰碑势倚空,风云犹忆下辽东)
  23. 早春(寂寂重寂寂,出门春草齐)
  24. 晚春言怀寄燕中知旧(闲云泄泄日晖晖,林斧溪舂响翠微)
  25. 题宗之家初序潇湘图(江南春水碧于酒,客子往来船是家)
  26. 同儿曹赋芦花(天接苍苍渚,江涵袅袅花)
  27. 海边亭为浩然赋(夙有沧州趣,云扃梦几回)
  28. 将渡江(无数飞花委路尘,不堪重醉楚城春)
  29. 南京遇马丈朝美(浮云久与故山违,茅栋如存尚可依)
  30. 庚申闰月从师还自颖上,对新月独酌十三首(人言归甚易,但苦食不足)
尊宝娱乐